想在虚拟现实里失控缠绵?还得再等等

业内新闻|By B座12楼|2015-03-26 00:00

             

2014年3月26日,Facebook以20亿元的总价收购了Oculus,一家沉浸式虚拟现实技术公司。也是在那一天,杭州本土一家小小的虚拟现实技术公司映墨科技因此找到了重新出发的动力,巨头的肯定和介入,至少说明,这个市场的未来犹可期。

在此之前,映墨的创始人冯国华,刚带着自己第一代仿制Oculus的产品去了北京,见了一圈投资商,也碰了一圈壁。几百万元已经烧了,还有两三年的时间成本花了下去,在中关村转了一圈的冯国辉满心迷茫。回杭州后,恰巧看到了Facebook收购Oculus的消息,随后,苹果、三星、HTC甚至光学巨头蔡司也纷纷开始投入于虚拟现实技术,冯国华确信,这就是未来消费的方向。

希望是钻出泥潭的第一步,映墨几个创始人都决定继续做下去,队伍渐渐壮大,当然,一开始能够给加入者的,也只有承诺了。

他们还在产业链前端踟蹰

从远景壁画浮雕,再到如黑客帝国,其实虚拟现实一直是人类一百五十年来的旧梦,那些在现实世界里成本极高风险极大的体验,能在虚拟世界中完成,想来也是极美的。幸运的是在我们这个时代,这一技术正在被一点点实现。

一大批相关创业者,也是被这种体验吸引到行业中来的,冯国华是这样,乐蜗科技的许贤也是这样。许贤05年硕士毕业,一直从事手机的行业,第一次接触了VR(虚拟现实)之后,就开始了自己的创业项目。

当然,许贤除了对沉浸式虚拟现实的热情之外,还看到了虚拟现实的另一个机遇,那就是现在的智能手机功能太集中,在将来,每个功能必然会分化到更加贴近每个人的使用和交互上来。而虚拟现实眼镜可能会承担起立体化显示屏的功能。

这一两年来,各式各样的产品都出现了,在国内也有了北京的蚁视、深圳的经纬度、上海的大相这些基于PC的虚拟眼镜,基于手机的更是不少。虽然玩家越来越多,但用户量级还小的很,毕竟虚拟现实的实现是一条硬件、软件、内容相承接的产业链,发展到现在也只能说是还在最前端徘徊着。

困境可不是虚拟的

时间距Oculus的第一款虚拟现实头盔登陆Kickstarter众筹已经过去快三年了,我身边依然鲜有人购买,为什么这么久了,虚拟现实眼镜并没与展现出燎原之势?尽管巨头纷纷介入,但不得不说,虚拟现实眼镜依然还没有进入到足够量级的用户中。

这是目前虚拟现实眼镜面对的最直接的困境。就拿目前最大的Oculus为例,根据外界估算的数据看,从第一款发布到现在的两年半到三年时间,Oculus在全世界范围内总共也不过销售了20万台,其中大部分用户还是属于开发者。至于小创业者,出货量自然就更小微小了。

深究用户量级小的原因,我想也不过那几点:

1、基于娱乐需求。

不同大部分用于解放人身的智能硬件,VR是一款彻底的娱乐产品,在目前情况下,它的使用场景与电影、现场演艺活动、游戏密切相关。对个人用户来说,在目前的技术水平下,使用场景始终是单一的。

2、技术限制。

对,场景是在现有技术水平下单一的。毕竟刚需其实是一个难以自证的词语,如果VR技术足以乱真,谁能说对被虚拟现实体验惯坏的用户来说,娱乐就不是刚需了呢。所以需求不明显是与技术限制相对应的。基于现在的技术水平,其实互相之间差异并不算大,大到光学系统小到佩戴方式,目前都没有完美的解决方案。

3、内容缺失。

一大波硬件在起步,可是相应的内容生产者来得却还不够猛烈,没有内容,何来娱乐性能够上升为强需求的说法,没有强大和持续的内容,VR技术就像一块块没有电影可放的大荧幕。

未来犹可期

虚拟现实毕竟是人类150年来的旧梦,用虚拟替代现实生活中的很多东西,一来是经济的,二来也是愉悦的。

如果再开开脑洞,当虚拟现实成为一种普遍的屏显时,使用场景就会十分丰富。许贤告诉我,沉浸体验扩张到社交中,在我们与远方的朋友通讯是,能够真实得看到和听到对方,再进一步到「场通信」的程度,你所见的,就是别人所见的。你和对方就能在360度的虚拟场景中真实的社交。

如果不想那么远,即便是在眼下的中国,其实创业者也大有可为。我们的创业公司最大的亮点在于贴近用户的模式创新,所以当硅谷专注研发时,中国的创业者则在往VR的实用方向上考虑。而国际市场与国内市场的阻隔,也让两个方向能够互不干扰。

终究,硬件、软件、内容的产业链都需要积累,在硬件上,已经有巨头在推动产业链的发展,内容上,也有了各种尝试。

至于具体道路怎么走,也许2B会是一个比较容易的切入点,比如影院、博物馆或者景点的虚拟旅游,目前VR技术能够为他们提供附加价值。

到四月初,已经完成众筹的乐蜗新一代眼镜SVR Glass将会发售。映墨的团队也已经拥有了六个博士,第三代眼镜会在年中面市。不管怎么样,我依然对他们抱有美好的期待。就为了某一天,我能在虚拟世界里烧杀抢掠,释放在现实里积攒的负能量,在虚拟世界里见识妖魔鬼怪,把一切文学形象都变成真实的存在,在虚拟世界里大吃大喝也不用担心肚腩,甚至在虚拟世界里寻找现实中都找不到的体验。